海外学习基金会
海外学习基金会
United Kingdom
学生专区
SAF 项目通告
SAF 资源中心
SAF 中国会员大学专区

 

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交流感想

弥足珍贵的一年

     虽然最近很忙,在美国的点点滴滴已经逐渐被身边种种压力所替代,但是这或许也是一个珍贵的沉淀过程。滤掉生活细节,剩下的便是一个介于具象和抽象之间能够给我的思维带来长久影响的美国。
    在美国的一年交流经历对于我这样一个即将离开校园步入社会的人来说显得弥足珍贵。SAF的周到安排使得我并不需要在找房等生活细节上纠结太多,从而得以更多地专心于同当地人的交流和对美国社会的探索与思考当中。
    我是一名研究生,所以和很多本科出去交流的同学不同,我并不需要修很多专业课程,所以我选择的课程都是我真正感兴趣的内容,基本上和专业无关。我的课程包括经济学和政治学,还有一门给未来工程师开设的讨论课。课不难,但都很充实,生机勃勃,和国内的授课、复习、考试的模式大不相同。
    微观经济学的教授很风趣,总是结合科罗拉多当地的文化和社会特点来讲述经济学的相关原理,还时不时开个玩笑,每次被他拿来开玩笑的都是他的女儿,有时还会加上他的太太。他上课从不使用幻灯片和教材,而是直接用他自己编写的一本通篇都是趣味经济学小故事的讲义。和经济学的诙谐轻松不同,比较政治学是一门相对让人不是很兴奋的课,并不是说老师讲的不好,实际上这比较政治课的主轴就是比较西方政治制度和类似我国这样的制度的不同,讲的是什么内容,想想也能知道了,反正人家是不会说自己制度不好的。作为一个对立面国家来的同学,在听课时固然郁闷,但到了讨论课上却成了当仁不让的主角,因为他们只能站在一个角度上去说,知己而不知彼是无法真正做比较的,而我则可以站在双方的角度更清晰的分析和讨论问题,自然占了上风。这就导致了经常有舌战群儒的情形出现,其实说是讨论,每个人心中都是有预设立场的,谁都不愿意轻易放弃自己的观点,在这种讨论过程中,我的语言组织和逻辑思辨能力都得到了很大提高,而且很多时候虽然在辩论中“挫败”了某些同学,但却赢得了他们的尊重,这点我觉得是该向他们学的,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对事不对人的态度。
    其实一个人出国在外,压力并不在于学习,而在生活,特别是如何进入到美国人的生活当中。我的室友是本州人,他也不是土生土长,来了也就三四年,读了个高中,大二从州立大学转到科罗拉多大学。他家祖上是意大利移民,好像是他爷爷那辈从意大利移民到美国,不过他已经全然不会一句意大利语了,除了他的姓氏,其他还真看不出他和意大利有什么关联,就连喜欢的足球队也是球风彪悍的英格兰,而不是稳健持重的意大利了。当然,他们家的文化和一般我们认为的美国人还真是不太一样,第一天入住时,他爸妈又给铺床,又给买餐具,甚至还教他炉子和洗碗机怎么用。他基本就是旁边点点头,不时指点两句,完全不亚于国内的“王子”“公主”们。不过他这个人非常热情,很多事都会主动来帮你,尽管你并没去找他。开学之后,很快美国大学生的一个普遍问题也在他身上体现了出来,那就是数理基础很差,他基本上算任何十以上的算术都要用到计算器,解方程什么的也是困难活,完全不会任何化简办法,只能一步一步的推导,至于空间几何,那就完全歇菜了。每每当他一筹莫展为了作业发愁之时,也会来问问我,当看到我仅用纸笔就能算出和书后答案一样的结果时,他眼中充满了吃惊和无奈,就这样他几次作业的后几题就在他的惊奇中被我搞定了,然后还要用几倍于做题的时间给他讲每一步的过程,他总是疑惑的点点头,也不知他能否完全理解。至于这事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还真是说不好,但是我们成了好朋友。他也时常在晚饭后我不在公寓时发短信问我几点回来,肯定是又有题不会了,呵呵。
    美国留下的回忆很多,有引人深思的,有值得感动的,也不乏令人气愤的。走过的人生,让人不后悔就好,我想我做到了。

本科:北京交通大学
现在研究生:北京大学
刘同学
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交流

 
   
海外学习基金会
Last Updated: 6/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