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学习基金会
海外学习基金会
United Kingdom
学生专区
SAF 项目通告
SAF 资源中心
SAF 中国会员大学专区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交流感想

UCSD三个月学习感受

我叫夏宇,是北邮通信工程大四的学生,2012年9月到12月,我很幸运参加了北邮和SAF的合作项目来到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作为UCSD Extension的学生,在UCSD完成了一个quarter的学习。在这短短的三月里,我深刻体会到了中美在Computer Science专业本科教育的差别。

在北邮,我虽然不是计算机专业学生,但我们专业也有一些计算机方面的基础课程,比如c++,数据结构,同时因为我对cs很感兴趣,选修了通信工程专业里所以和计算机相关的课程,比如计算机网络,linux操作系统,数据库概论,还有校任选课,操作系统概论,图论基础等。

刚刚结束了在ucsd上的cse110 软件工程的 final presentation。 感触很多,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介绍一下这门课的形式,Professor Gary Gillespie 是我们的lecturer, cse110的形式很特殊,Gary实际上以公司的形式来开设这门课程,cs110 fall 2012。 Gary是公司的founder和ceo,他手下有两个TA,他们分别是COO,Chief Operating Officer,首席运营官,一个CIO,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 还有三四个Tutor,他们是Executive Board Members。专门负责lab时的tutoring。

课程开始时,Gary向我们介绍了这门课的形式,所以学生组队,8~9人的团队,作为公司的一部分,这个学期的主题是电子商务,但没有限定的方案或形式,所以团队可以自己做决定,没有要求实现技术,完全自己决定。

所有组员都有明确的角色分工
  • Project Manager
  • Subject Matter Expert: Researches the inner workings of online stores and is involved with how the business rules are integrated into the project.
  • Senior System Analyst: Coordinator of Use Cases, User Story, Requirements.
  • Software Architect: Coordinates design, selector of technologies.
  • Software Development Lead: Coordinates software development.
  • Algorithm Specialist: Designer of algorithms and module interfaces.
  • Database Specialist: Maintains database and related issues.
  • Quality Assurance Lead: Coordinates testing phase, ensures procedures followed.
User Interface Specialist: Focuses on the look and feel, and user experience. 每个人根据自己擅长的技术或兴趣选择职位,所有人都会sumbit code,但侧重和工作量不同。

就这样,一周这后,5个小组诞生了。所有的team每周需要参加周一的customer meeting,实际上就是每组展示每周的artifect,来模拟整个软件开发过程,比如User Story,User Case,Database Design etc, 然后Gary逐一点评,每周三还有 Engineer All hand lab,每周都有一个学习主题,比如Version Control使用,html css,mvc design等等。每周各个team还有 team meeting 讨论分工和进行code review,每周每个人要提交time card,来规划每周的时间安排,每两周还有peer review,给自己的组员打分,来评价每个人的贡献,也会给自己打分,得分低的学生与自己给自己打得分和teammate给自己打分差距极大的学生,Gary会单独发邮件沟通。经过三个月的奋斗,终于到了最终presentation的时候。

这门课最后一共有41名学生enroll,分为了5个小组,分别是:
  1. Team WIN ——World wide inventory management 我所在的团队,Final Presentation 第二名,一共8个人,我的角色是Software Architect + Software Development Lead 这是我们最后的网站Michael Collins Jewelry Store 组长Cory在当地的一家珠宝店兼职工作了很多年,他现在的网站非常旧,Preview Version 而且基本没有server side的支持,完全的静态网页,我们打算为他重新打造一个全新的系统。我们使用的Python Django, Mysql 和Bootstrap + Jquery Team WTF —— Not what the fuck, is We Trader Fun 8人团队 http://wetradefun.appspot.com/ (没有完全向外界开放) WTF的点子我非常喜欢,他们决定做一个游戏交换的网站,有点像初中玩GBA那会儿去玉泉东换卡的意思,他们的网站使用了GiantBomb 一个Game Database 网站提供的api来获得所有的游戏信息,你可以搜索所有的游戏信息,然后加入wishlist,然后你可以把你手头闲置的游戏加入到offer list,当有其他人对你的游戏感兴趣他们会给出offer,你则需要从众多offer中选出一个最喜欢的,然后和他交换。 同样使用的Python Django Mysql 和Bootstrap + Jquery
  2. Team OCD —— Over Clocked Developers , 9人团队 这是他们的最后网站BuyBox Final Presentation第一名的团队,他们开发了Buybox网站,类似于一个微型的二手市场,你可以将自己闲置的,想卖的东西发布到上面,感兴趣的买家可以直接给你打款,最大的feature是和社交网络,二维码的结合。 用户发布东西后,可以打印出带有二维码的传单,在学校里散发,当用户扫描二维码后,可以跳转到buybox的网站,而且他们的结账系统非常直接简单,和itunes类似,首先设置后信用卡信息,然后每次决定购买时,一步了当,简单明了,系统非常易于上手,前端的界面也是经过细心雕琢,也适配移动终端。他们下一步打算在UCSD尝试让大家使用,很有可能作为创业的项目。 他们的团队也是强手云集,Team member,product manager是HP的工程师,大四学生,一个ruby on rail高手,Quality Assurance Lead是管理科学专业,cs minor,他策划的所有商业方案,并打算明天以他们的网站去做business课程的final presentation。 他们的database specialist 和software architect分别是Carefusion 和 Northrop Grumman的软件实习生,另外一名db specialist是graduate student,ruby高手。两名女生是ui design,每个人都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个项目上,其中一个ui女生和我一开始上cse135课,本来我想和她组队做cs135的项目,但后来她drop了,说要投入精力在她们的网站。 他们使用Ruby on Rails +Mysql + Bootstrap,使用Heroku作为hosting platform
  3. Team WAIT – Wonderful Amazing Inventory Tracking, 他们也有一个真实客户,其中一个组员的妈妈是一个卖眼镜的公司的CIO,他们需要一个Inventory Tracking system来跟踪所有的货物,但因为他们使用的非常过时的数据库,但希望逐步切换到新的技术,于是WAIT team创建了一个Inventory Tracking Website,帮助他们的客户来做这个过渡,功能很强大,可以上传excel表格,并转换格式,呈现在网站上,并能在google map上跟踪所有seller信息,他们的客户非常满意,并打算让他们继续做下去,他们很有可能把系统作为产品,买给这个公司。
  4. 用的技术同样是Python Django + Mysql + Bootstrap,Jquery
    Team SOL – Software Optimization Logistics 7人团队,做的类似于OCD,也是一个小型的电商系统,但没有很多的创新点,也没有很吸引眼球的feature,SOL Website 可以看到他们所有的Artifect,但网站的server SOL Team 无法访问。 他们最大的亮点是他们的Artifect,所有的文档都是以网页的形式发布到网上,他们的一个组员是php大牛,写了一个工具来管理这些文档,我是非常佩服。 他们用的技术是Jsp + Mysql + Bootstrap,Jquery 虽然最后大家投票,我们组排名第二,但我自己认为第一当之无愧是OCD,第二是WTF,第三是WAIT,我们排第四,因为论UI,我觉得我们做的一般,网站的功能也非常简单,实现的也是中规中矩的小型电商网站,而WTF有非常好的商业方案和功能实现,如果上线,感觉会发展很快。 WAIT没有绚丽的UI,但很朴实,为它们的客户提供最好的解决方案,专注解决问题。
在ucsd的这个quarter感触最深的就是这门课,和我在北邮上过的课彻底不同,Gary上课基本不怎么讲太细的理论,他在Xerox和SAIC工作了有20多年,是一个Senior Software Engineer,UCSD的本科和研究生,退休后回到UCSD做全职Lecturer,他第一节课就说,I hate teaching Software Engineering, Because you can’t learn it unless you actually do it, so I have no idea how to teach at all. 所以真正的课堂就非常个性,一般上来他就讲他工作时的一些故事,讲他身边的奇葩工程师,特别令他不爽的manager,特别照顾他的mentor等等,然后就开始讲Head First Design Pattern,用了三周时间过完了一本书,有用了两周时间过完了Head First Software Development,上课基本没有讲义,直接维基百科,无比飘逸,quiz和midterm都很简单,甚至允许你自己出题,如果题目出的好还给你加分,但真正学东西的是当你做project的时候,和所有队友沟通,交流,分配任务。我的队友Brian,他也是Software Development Lead,一个Chinese,但从来不说中文,开始的两周基本不怎么参与开发,第一次peer review结束后,被Gary单独联系后,开始输出,但往往不能令人十分满意的完成任务,总是给你残缺的东西,然后自己去忙别的,我们的manager cory很负责,他是Cognitive Science的学生,修了Cs的minor,非常喜欢Game Industry,打算以后去暴雪工作做game desiger,Ryan是我们的UI Specialist,非常负责,独自完成了很多design的任务,Josh是Quality Assurance Expert, 这个周末连续工作了两天,测试网站,提出bug,编写测试用例,非常认真,我从一开始就非常认真,投入了很多时间精力在项目上,基本每个周末都在lab里coding,我写了80%的后端系统,和很多前端的页面,我的队友也很信任我,认可我的贡献,两次peer review都给了我满分,对于整个team,最大的问题是能够输出代码的人太少,包括我也是参考着一本Python电子商务实战的书在写,我虽然学过一段时间python,在微软实习的时候也做的web development,但因为对Django不熟,很难完全自己实现一个模块,更何况我的队友了,Steven更偏向硬件,而且手还骨折了,平时所有的文档formatting都交给他,也很难输出,乐哥修了四门课,也没时间精力。好在最后系统成功上线,虽然在交付前有很多bug要调,但毕竟是一个完整的项目,虽然没有OCD的Buybox那么优秀,但毕竟人家是全员参与,而且很多有经验的developer,我们能拿第二已经很欣慰了。

我的体会
让学生从大一就接触高级知识

北美的课程,尤其是cs的课程,内容更新的很快,非常强调实践,比如java课程,因为这们cse11,是Accelerated Pace课程,是给已经有过编程经验的同学开设的高级入门课程,老师每周都会布置强度很大的作业,作为大一新生,第一次作业就是GUI绘图,在随后的作业里,面向对象设计,多线程比比皆是。 有一次作业是写一个简单的连连看游戏,只给你一周时间,而国内的小学期,也是用c++做游戏,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另外老师非常强调使用正确的工具,比如不允许使用IDE如Eclipse开发,而要求使用VIM,并引入Linux系统作为开发平台,在每次作业的简单题里,都会有关于Linux和VIM使用的小问题。 这个我觉得极为关键,相信现在不少国内的计算机科班的学生,接触Unix和开源文化都是大二大三才开始的,而且很少是从课堂上了解到的,但在北美,大一的老师从第一天上课开始就开始向大家宣传,而且如果你要去lab做作业,你发现所有的主机都是Cent OS的,虽然也有Windows,但上面没有Java的JDK,没法写代码,从代码的编写,到编译,执行都要用最原始的方式进行,不借助于任何自动化工具,老师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学生更多的了解程序底层的细节。

向学生介绍最前沿的知识
印象最深的是CSE-135 Server side Application Development的课程内容,老师从java Servelet入手,讲Server-side Application Development的本质,到JSP, Database Design, Security,再到后面Javascript,AJAX,和Web Framework,所有的内容都是和当今业界紧密 联系的,实用性非常高,像Ruby On Rails,Html5这些技术都有介绍和展示。 反观我们专业大四上的网络程序设计与开发,内容都是很多年前的了,和当今真正互联网行业使用的技术存在很大距离。这个学期学校还开设了高级软件工程课程,授课的老师带着大家学习Ruby on Rails框架,并在实践中向同学介绍什么是敏捷开发,同时老师还会要求同学们组队完成项目,项目内容自己团队确定,一般都是基于web的一些有意思的工具,比如有一个团队做的Lost and found网站,结合google map,丢东西的人可以把物品描述和物品丢失的可能位置标记出来,捡到东西的同学也可以给物品拍照,并把捡到的位置标出来,供学校学生使用。完成后会将web app部署到云端,通过这种方式,学生在课程中同时也接触了像SaaS等现在非常火的概念。 但在国内,计算机专业学生的软件工程课往往还是做类似于图书馆管理系统,学生管理系统等。内容雷同,而且用的技术也是很多年前的java ee等企业级的传统软件项目。

高素质的学生
来到UCSD以后,另外一点令我感受颇深的是学生的素质。 原来以为美国学生大学party居多,并不很重视学业,但实际上恰恰相反,cse11的java课程一共有180多的学生上学期选了这门课,最后我的排名是67名,总分97分(北美的很多课程有电子的成绩系统,每次作业,每次考试的成绩都会放在上面,系统会自动计算你的排名,你可以看到很多统计数据)有10几个学生的总分超过了100分(每次作业都有bonus额外分数,期中期末考试也有额外分数)80分以上学生占到了95%,每个周末你都能看到很多大一的学生自发组成学习小组,来到机房做作业。 软件工程,我和另外7名同学组成一个小组,为一个当地珠宝商开发一个电商网站,我的组员每个人都主动承担很多工作,文档撰写和coding,有一次我们团队负责前端的同学因为要去旧金山参加面试,耽误了几天时间,但他周末回来后,周六周日两天都泡在机房,最后还是按时完成了他负责的任务。 北美这边自由的选课制度和严格的教学方式使得本科的cs毕业生就具备很强的实践能力,有很多UCSD CS本科生去Facebook,Google实习,拿到全职offer的也是数不胜数。

严格的学术纪律 在UCSD上的三门CS课程,第一节课上来老师都会强调Honor of Scholarship,cs11的老师甚至第二节课让我们打印一份Integrity of Scholarship Agreement,签字交上来,这样才算选上这门课,我有一个东南大学参加SAF交流项目同行的同学,有一次数据库作业快要截止了,但他当时还在写高级数据结构的作业,于是他便从自己中国同学那里要了一份儿代码,改了改变量名就交了上去,但被老师查出来和原来那份有极高的相似度,于是他们两个都被叫到了老师办公室,解释是怎么回事,他们向老师解释因为他们是交换生,刚到这里还不太了解这边的规矩,所以请求老师原谅他们一次,他们很幸运,老师说不会上报给学术委员会,我的同学也老老实实的重写了一遍作业。老师和他们说,这种事情如果被学术委员会裁决为抄袭或舞弊,他们会受到非常严格的惩罚,类似于留校察看或者直接开除。而在北邮,期末考试作弊,会被留校察看,替考会被开除,而平时作业抄袭没有任何处理,这也就导致了很多编程作业,抄袭往届学长作业,团队开发,只有一两个能力强的写代码,其余人傍大腿这种情况。

完善的助教制度
在UCSD的Compute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Department有着非常完善的助教制度,很凑巧,我上的CS11的老师和CS110的老师是专门负责CSE下助教和Tutor事宜的老师。 在UCSD,Ta要求是研究生或博士生,tutor可以是本科生或研究生,拿CS11举例子,180多人的课程,有一个Head TA,还有十多个tutor,Head TA是研究生,在google和facebook都实习过,现在是UCSD的facebook校园大使,她负责管理手下的十多个本科tutor,tutor主要负责lab hour时给同学答疑解惑,每周的discussion课也会有不同的tutor来给大家上,每次的编程作业每个助教会判十几个学生,然后亲自给学生发邮件,并标出每一部分的得分和扣分原因及改进意见。 这些tutor一般都是大三或者大四学生,工作一个quarter,学校会给他们大概1000多刀的工资,每周需要有大概3~4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而TA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每周工作10个小时,每个月有1000多美元的工资,还有一种是每周工作20小时,每个月有2000多美元的工资,还能减免一半的学期学费。但是TA非常辛苦,每节lecture都要参加,要了解当前课程内容和进度,还要主持discussion lecture,还有判作业改作业,解答学生问题,期中期末监考,老师基本上只负责授课,剩下所有的事情都交给Ta来做。虽然Ta和tutor很辛苦,但吸引他们的并不主要是工资。 这边的很多大公司,比如微软、Facebook、亚马逊、Google等,他们倾向于招募有过Ta或tutor经验的学生,而且作为教授的Ta,教授最后会帮你内推或者考虑接受你作为Phd学生。所以就成为了一种良性循环,大一新生上课后,知道他身边的ta和tutor很多都是在这些大公司实习过的,他们知道主要因为有tutor经历,也有了奋斗的目标,于是他们在老师和ta、tutor的鼓励和帮助下拿到高分,大二被招募回来做tutor,有了这段经历找实习的时候很有竞争力,拿下了大公司的offer,再回来做tutor或ta,帮助更多的学生。但这种模式在中国实施起来难度很大,一方面是学校没有这么多资金支持,另一方面是教育资源有限,老师太少,学生太多。 而且学术纪律和学生素质达不到要求,但我认为这其中有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东西。

作者:  夏宇
海外交流项目: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国内所在学校:  北京邮电大学


UCSD的学习与生活

打开手机日历一看,发现自己在UCSD已经生活了87天了,转眼就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但收获了太多。想记录下来,和大家分享。

     首先想感谢SAF和SAF的老师们,如果没有他们的辛勤劳动,我也不可能有这个交流的机会~ 老师们从开始申请,到拿到录取,办理签证,出国准备,行前的见面会都准备的非常充分,即便到了美国,这边的SAF办公室的老师也会不断和你联系,确保你正常的生活和学习。10月底的时候,SAF办公室的老师还特意来UCSD看我们,带着我们学生出去吃饭,聊天~

     我主要想从两个方面谈一下我的感想,生活和学习。

     生活
     我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在北京念得,甚至都没有出国海淀区,虽然初中高中和大学一直都住校,但突然被扔到异国他乡对我来说也确实是个挑战。还记得到公寓的第一天,我见到了我的舍友,李挺,Jin,和Ili, 挺哥是东北人,Jin是韩国人,Ili是台湾的,当天晚上因为没有来得及吃晚饭,所以在家里将就煮了包方便面,再加上晚上,心里感觉特别孤独,Jin看我只吃泡面,从冰箱里给我夹了一盘子泡菜,Li还给我煎了鸡蛋,这些对他们来说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却让我感到了家的温暖。在San Diego的三个月,我接触了很多人,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信仰,不同语言。如何和他们沟通,如何和他们一起生活,都需要自己去适应,去摸索。比如说四个人share一个公寓,总会有人不爱洗盘子,不爱洗碗,不爱倒垃圾,遇到这样情况怎么办?我一开始没想太多,就帮着洗了,但到后面发现这样下去不是事儿,于是我找个机会和他们说了下洗盘子、洗碗倒垃圾的事情,一开始以为可能他们会很抵触,但实际上他们很快承认确实自己没有刷,下回会改。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我觉得这对于我是个极大地锻炼,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但我敢说现在把我扔到任何一个国家,我都能照顾好自己。

     学习
     美国的大学教育和中国的区别很大,就计算机科学专业来说,来了以后能强烈的感受到这边对实践的重视,比如我这学期的java课,总共有180多学生,编程作业占了40%的分数,每天机房都会有好几个Tutor和TA帮忙答疑解惑,可别小瞧这些TA和Tutor,很多都是Google或者Facebook的实习生,在UCSD, TA和Tutor的制度非常完善,在全美也是数一数二的,前段时间有机会和老师聊了聊天,他说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在Tutor和TA计划上,每年都有大量的优秀高年级本科生被招募作为低年级学生的TA和Tutor,他们每周有一定的work time,每个Quarter会拿到Compute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Department给他们的工资,而且加州的这些大公司比如Facebook,Google,倾向于要UCSD有TA或者Tutor经历的同学,因为他们了解UCSD的这个传统,Tutor和TA都是优秀的同学,而且在Tutoring的过程中,他们也学到了很多如何和人打交道,如何换位思考,这些都是在大公司的团队工作时必不可少的。另外这边的美国学生都很勤奋,努力,我的软件工程课是一个团队项目,我们的团队有8名同学,绝大部分是美国学生,和他们做Project的这三个月来感触也很多,他们会为了一个界面的细节和你争论到脸红耳赤,也会因为自己的一个错误一再向你道歉,会为了赶进度在周末主动熬夜,有太多的细节和难忘的回忆。

     在UCSD的三个月转眼即逝,但对于我来说,这90天的时间受益匪浅,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学弟学妹们一定要来北美交换,自己亲身感受~

作者:  夏宇
海外交流项目: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国内所在学校:  北京邮电大学


赴UCSD交换感言

“一切初来乍到的新鲜感,到最后都变成了不知何时能再相见的苦楚。”----这是我从美国临走前最想说的一句话。
    初到UCSD的感情是简单的----兴奋中充斥着些许懵懂;离开时,感情却是复杂的----既充满了对家人朋友的牵挂,又夹杂着无尽的不舍。在半年的交换时间里,我结交了许多人。无论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朝夕相处的朋友,还是课堂上正襟危坐的教授,他们每个人都有着满肚子的故事。由于篇幅的限制,我只来谈谈那些严肃又风趣的教授们。
    在UCSD交换的半年时间里,我认识了六位教授。他们各自都有着各自鲜明的性格特点和教学方法。下面我将按照时间顺序依次介绍两位对我影响最大的三位教授。

Professor Andrea Marie Dominguez
    Andrea是我结识的第一位教授。从肤色和五官上看,Andrea是一位有着Chicano血统的女士。她身宽体胖,身穿宽松随意的衣服,颈戴拉美式的装饰,脚踩一双小平底鞋----随后的三个月里她也一直维持着这样的着装风格。我根据网上查到的课表,早早来到教室,为的是要接受第一个挑战:要Professor在一张蓝色卡纸上签字,同意我上他们的课。作为国际学生,此举旨在代替本地同学的“网上选课”一环节。我讲明来由之后,Andrea一句 “Of course !”大笔一挥便解决了我的第一个“心头之患”。
    在此,补充一下的选课流程。在UCSD,学生会在前一个学段就在网上选好下一个学段想要上的课。如果实际选课人数超过了计划人数,那么后来者就被安排在waiting list上;若是有人drop了这门课,那么在waiting list上的学生就可以正式选到这门课了。开学后,学生一般有三个星期的时间来决定是否会在接下来的一个学段(quarter)里上这个教授的这门课。虽然有些课程是学生“迫不得已”的必修课,大部分时间学生还是有相当大的选择自主权。基于这个原则,每门课程(以人数小于40人的小班教学为甚)的第一堂课,教授都会向每一个来听课的学生发放该门课程的syllabus。通常,其中都会列出该门课程的1)基本要求,2)各种表现在期末评分中所占的百分比,3)所需要的阅读材料,以及最重要的4)每节课要完成的内容提要。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在这期间drop class,或者是add class。
    正如前文所述,这是一个双向的选择过程。一个真正志在教学的老师,不应为了留住学生而有不真实的言行,相反“本色出演”才是保证课堂质量的基石。Andrea做到了这点。她的教学方法有几点特别之处,
  • 1. 大多数的Professor上课都要备讲稿,这点Andrea也不例外。除此之外,她每堂课前一定会在黑板上用列出本堂课要讲的提要,然后一点一点逐个攻破。通常在学生走进课室前,黑板上已经是满满的一排排笔记了;
  • 2. 虽然没有中国人定义下的“期末考试”,Andrea却有每周都要上交的Reading Response Paper;
  • 3. Andrea的appointment office hour和official office hour同样守时;

    对于初来乍到的我,她的office hour是我能抓住的最佳资源。因为平时上课还不太敢发言,我就利用第一次reading response paper发下来的契机,主动向她询问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原本没有报什么太大的期望,但是她的建议却切中肯綮,让我意识到了自己一直没办法克服的学术写作顽疾。此后的几次response paper我都努力按照Andrea给的建议练习。第二次去她的office hour,我拿了mid-term paper的草稿。她指出了不足之处,又鼓励我有问题可以和她邮件联系。在和Andrea的数次交流中,我总结出,在学习的过程中不要吝啬把自己的想法分享给教授。重要的在于思考的过程,而不是既定的结论。在Andrea的帮助下,我逐渐学会了如何整理暂无条理的思想碎片;学会了如何从一个idea出发,扎扎实实深入探究下去,而非蜻蜓点水浅尝辄止;我更学会了如何在图书馆中进行学术搜索。在这位可敬可爱的Professor Dominguez,帮我开启了学术学习、学术写作的大门。

“Professor” Eliot Wirshbo
    得知我选了Professor Eliot Wirshbo的课,曾经有朋友用无比差异的眼神等着我,问:”What do you think of him?”抱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态,我急切地希望遇到一位无比严厉的教授,以便好好“学术受虐”。可我万分想不到的是,这无心插柳的选课竟让我选到了整个literature department最严厉最有个性的老师,没有“之一”。
    第一堂课上,E. Wirshbo就立了几条规矩。第一,不许叫他“Professor Wirshbo”,如果一定要叫的话,只能叫“Non-Professor Wirshbo”。第二,课上绝对不可以出现电脑、ipad、kindle等任何电子设备。”Don’t tell me you’re taking notes with your laptop. That’s not even half true!”第三,手机必须关机或者静音。如果铃声在课堂上想起两次,期末成绩扣去2.5分。
    事实证明,这些看似耸人听闻的规矩居然每一条都是言出必行的。叫惯了Professor的美国学生最初也只是当做儿戏,没有在意,但我的确亲耳所闻他活生生将“Professor”纠正成”Non-Professor“。 以至于我发邮件时,从来不敢写“Professor”,有不愿以奇怪的“Non-Professor”开头,所以只得以姓名相称了。至于“课上不能用电脑”这条规矩,是适用于许多美国课堂的。根据我的观察,90%的学生会在上课期间登陆facebook,更有甚者在做和课堂完全无关的事情。至于最后一条规矩,则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更具戏剧性的是,有一位女生的手机居然就真的响了两次。在她极力道歉和辩解之后,Wirshbo异常”绝情“地说:”It’s okay! It’s okay! I know it’s only two and a half point. Your lost is my gain.“ 这一举动令在座的美国同学都不禁咋舌。从另一个角度讲,Wirshbo这样做的确有他的道理。他课堂的信息量极大,语速极快。对于我来说,稍微走神就不知道漏掉了什么重要信息。所以不仅课前要完成他布置的阅读,课上要聚精会神地听讲,还要准备一只录音笔,以便课下补充没有记全的笔记。也就是说,Wirshbo看似不近人情的规矩其实都是为了保障学生的听课质量和课堂的效率。
    “But don’t get me wrong. I mean he’s a brilliant professor.”即使是被他已经虐惨,我的那位朋友仍旧这样对我说。”He is the kind of person who is a devil when you’re in his class but you’ll love him when you left.”这一点的确不假。Wirshbo对学生的严厉不仅体现在所谓“课堂纪律“上,学术要求更是停留在”old fashioned“这一级别上。有期中考试、期中论文,还有期末考试、期末论文、期末当堂写作。不仅如此,他考试70分就算是高分,paper轻易不会给你B。和美国人给我们的印象不同,他从来不轻易赞扬谁,相反,他的语言甚至可以用“尖酸刻薄”来形容。但是他通常会在15分钟内回复你的邮件,事无巨细。所以也难怪Wirshbo办公室门口不乏学生的留言,有学生黏上了自己折的千纸鹤,更多的便签纸上写着“You are the best Latin teacher ever!“
    在严厉和严谨的背后,Mr. Wirshbo其实又是一个极其可爱的人。满头白发的他虽然年事已高,却仍然充满活力。每次上课,除了当堂需要讲解的文本和写满笔记的心形的便签纸(他解释说他只是借用了小女儿的文具),另外一个必不可少的是一种带水果味的饮料。Wirshbo上课时的着装可谓是我见过的最为考究的了。无论春夏秋冬,必然都是在西装外套、衬衫、领带和西裤的经典搭配中做微微地调整。比如根据气温的高低,增减西装外套,或者变换长短袖衬衫等等。这仅仅称得上是“正式”,而Wirshbo的考究体现在每套西装都不是传统的黑色、灰色或是深蓝,而是青绿色、淡黄色、紫粉色等等。乍一看,这与他严肃的治学态度迥然不同,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色彩点亮了他灰色的课堂,同时也调节了紧张的气氛。

Professor William A. O’Brien
    Professor O’Brien可谓是在UCSD对我影响最深远的一位教授。他不仅是我的professor,很大程度上也是我的精神导师。作为文学院仅有的一位以Edgar Allan Poe为授课内容的教授,Professor O’Brien自己恰如其分地映照了Poe的一句名言:”There’s no exquisite beauty without some strangeness in the proportions”。他不完美的“异点”衬托出了最闪光的一面。
    “异点”之一:多种矛盾的结合体
 nbsp;  在课堂上初次见面,Professor O’Brien给我最初的印象是一位年过花甲,头发稀疏,口齿也不是很清楚的老人。他总是穿着一条宽松的牛仔裤,随意搭配一件皱巴巴的衬衫,外形上极度体现着美国西部人毫不考究的生活习惯。然而,他浓重的东海岸口音和严谨的治学态度又如同欧洲人一般令人生畏。Professor O’Brien总是手持一个暗棕色的大文件夹,步伐沉重;面色却和他的行动相反,呈现出一副轻松又充满希望的样子。仿佛他一落座,一打开那公文包,便立刻开启了一个奇幻的世界。他十分喜欢国际学生,因此课堂上有两个南美学生,三个英国学生,还有我这个歪打正着的中国学生。通过一次偶然聊天的机会,南美的同学告诉我他们上个学期就选了O’Brien的课了,“He is very nice to international students. He understands.”的确,他可以主动地帮我延后递交论文的时间。但同时,他也非常严厉。有一次,因为同学们没有按要求完成阅读任务,年事已高的Prof. 居然当场气愤地离开了课室,留下一群学生又羞又恼,面面相觑。
    “异点”之二:淡漠的课堂时间观念
    Professor O’Brien从来不会准时地出现在课堂,也从不会准时下课。迟到十分钟往往是家常便饭;讲到兴致正浓之时,“拖堂”个半小时也并非没有。这种情况并非毫无理由,迟到是因为学校排课的时间地点欠妥,“拖堂”是因为他对课堂深深地眷恋。但他绝不是专断之人,下课时间到了,有人要离场绝对没有问题。课堂上的Prof. O’Brien时而幽默风趣,时而不苟言笑;课堂下他便成为一位风度翩翩、睿智机敏的老学者了。他的office hour设在周一和周三的下午,每次长达两个多小时。几乎每次都有学生在他的办公室外排起长龙(这种情况即使在美国也实属少见)。不少学生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正式选到他的课,但是他们还是会时不时地来拜访他的office hour,因为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有无限的思想可以碰撞。在举止上,O’Brien “温文儒雅”、“慢条斯理”,他常说不要着急,最慢的办法就是最快的办法。在治学态度上,他深思熟虑,严于律己,从不轻易提出问题,也不轻易回答问题。从不打击幼稚的思考,也不轻易褒奖。”Any great ideas start from humble feelings. And I enjoy my own stupidity.”很多时候,他要求自己,也要求我们,要经受得住时间的洗礼和沉淀。

    Prof. O’Brien不是传统意义上定义的“好教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他不是循规蹈矩的faculty,年少时也曾玩摇滚、组乐队,是个离经叛道的嬉皮少年。后来“改邪归正”,考上Cornell, 攻读博士时,远赴德、法交换。正是由于这样丰富又特别的人生经验,他说话往往一语中的,字字珠玑,平淡中带着深深的智慧。

结语
    至今,我仍与几位教授保持着邮件联系。在我回国前夕,其中一位教授曾留下这样的话:“I trust we will stay in touch. I’d very much like to hear your impressions upon arriving home. The real culture shock is not upon arriving in a foreign country. It is upon arriving home from a foreign country.”我想他是对的。短短的交换生活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初到的新鲜感和临行前的苦楚。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就是在一次次的冲击和否定下逐渐清晰明朗起来的。

作者:  刘怿文
海外交流学校: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文学院(Arts and Humanities)
国内所在学校:  华南理工大学
交流时间:2012年春

 
   
海外学习基金会
Last Updated: 6/4/13